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8-11 22: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志丹》第三卷第九章  第二十九个
      
      几天来,下寺湾全镇都暗暗传说着:“第二十八个!”
      人们用指头比画着,伸出两个指头,再把右手的食指和拇指一分。另一个摇摇头,把右手的食指弯个勾儿。
      究竟是二十八个,还是二十九个?人们嘁嘁喳喳。做着鬼脸,把嘴一努:“该!”有人把眼一瞪:“谁该?谁不该?”
      “依我说,天地良心,都不该!都是些当兵的!”
      前两天,何婕舒稍稍轻松一点,因为她终于把李静、折碧莲、小盛婆姨,张罗着鼓捣走了。保留下革命的后代,就是为革命留下了根。两天过去,她的心又压上石头,闷得出不来气。她没有心脏病,为啥这样堵得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气一天比一天紧,乌云压顶,阴风怪吼。象鬼叫狼嚎,又象离人哭泣。婕舒顶着风,一个人坐在洛河岸上,头发随风吹乱,大衣让风刮掉,也无动于衷。她象木头人一样,呆望着洛水:波浪翻腾过去,又一阵平静,载着落叶,一群群向东跑去。洛水将进入黄河,进入大海,这是自然规律,谁也阻拦不住。黄河里有礁石,礁石有什么用?谁听说过礁石能挡住黄河流水?自然如此,社会何尝不是如此?有几块礁石,难道能挡住大河奔流?赶浪头的几片落叶,能走多远?到不了黄河,就会变成泥沙,葬身河底。
      黄河的礁石从何而来?上游冲下来的?天上掉下来的?这也是自然现象。它生来就是挡路的,虽然它挡不住路。可是,没有礁石,黄河、大海就缺少一景。礁石,除应景而外,它有何用?那狂风暴雨,雷轰电闪,都可把礁石劈开,推滚。但是,却劈不断流水、浪潮!潮流势不可挡。谁想拦住革命潮流,它将象礁石一样,被冲入大海,被推到岸边,成为众人的垫脚石,没有灵魂的烂石头!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婕舒仰望对岸,想泅水而过,到洛河对岸看看。兆平临走时说过,那边的荑子沟村,住着永宁山起义的民团。是兆平托永宁山的陈定邦老师,叫回来的。准备编入游击队。但是来不及和他们见面,就托付马罗武和她照看一下,有什么困难,都要尽量解决。
      兆平走后,她也问过罗武,为什么这部分人现在才过来?罗武说:还是打开靖边城之后,保安旧城的敌人逃跑,永宁山的县长也趁乱窜了,民团起了分化。有个共产党员,带一部分人起义,参加了赤安游击队。另一部分人跑了。当兆平和罗武去永宁山接管时,碰上刘志丹的老师陈定邦,兆平对陈老师非常敬重,登门拜访,攀谈。了解到,逃跑的民团中有团总芦仲林,副团总路草岚。甚至连陈老师的儿子、侄子,陈保善、陈保学,教员高景山,也跟上走了。兆平感到很惋惜,因为芦仲林的哥哥,是当初跟上刘志丹打游击,在战争中牺牲的,一定把他弟弟挽救回来。对陈老师的两个孩子,更不能让他们走上邪路。敌人有反动宣传,说红军里发生了两派斗争,从北平来的人,是专门打刘志丹的,他们被吓跑了。我们应当把事讲清楚,用正确的政策把应该争取的人争取过来。兆平的诚意,感动了陈老师,陈老师马上答应:“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写封信,一定把他们叫回来。那些年轻人,忽天忽地的,没个准头。从前是谣言满耳,一会儿说,姓方的从北平回来,要整刘志丹,一会儿又说,姓申的暗中捣鬼,刘志丹迟早要受害,把我都吓糊涂了。今天见了你,我心里也亮堂,决不允许娃娃们走邪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几句话哪能就办成?芦仲林他们既然走了,山高路远的,在别处又听了许多谣传。庄凡又帮助陈老师托人送信,往返商谈,搞了两三个月,才有了眉目。徐一知走的前几天,庄凡来汇报工作,说芦仲林他们快到了,一共二十八人,里边包括两个小学教员陈保善和陈保学。徐一知走时,芦仲林他们还没过来。当他们过来时,不但徐一知和庄凡不知去向,连兆平也来不及打个照面,而是董洪海去迎接的。把他们安置在洛河对岸的荑子沟。芦仲林和陈家兄弟提出要见王兆平。董洪海支支吾吾地说:“一定能见!过几天他来看你们!”
      哪里知道,他们想见的人,已渺无踪影。对于他们,这几天又传说很多。婕舒碰见的人,都伸着指头比二十八,是不是指的他们?出了什么事?自从把李静大姐等人运走之后,她也特别谨慎,不好到处乱走,以免引起怀疑。甚至连小勤,这几天也闭门不出,想避避风。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婕舒正在望水发呆,对面河岸有人下水,远远看去,是个穿绿军装的,卷着裤腿,手提着鞋,弯着腰,往这边蹚。是个大个子,水已没上膝盖,那人越走越近,才看清是马罗武。婕舒心中暗喜,却没有答腔。罗武趟到岸边,看见婕舒,问道:“大风天,坐在河边干啥?”
      婕舒说:“听风吼哩!要不,能把人闷死!”罗武一边擦脚穿鞋,一边说:“风向不对!还没到冬天,就刮起西北风,时节往前移了!”说着,也拉块石头蹲下。
      婕舒觉得罗武脸色不对。平常见了她,总是先笑后说话。自从徐一知、王兆平走了之后,他再没有笑过。今天更不同,满面怒气,两眼红肿,象奔过丧一样。就是平常人奔了丧,也还哭哭说说,念念叨叨。可是他,心里象火烧着,象灌了辣椒水,又象被强盗勒过脖子,好不容易才出口长气。那双竖眉长眼,眯起来,嘴唇紧紧闭住,一脸怒气。婕舒不敢问话。罗武也不敢说话,他怕婕舒经受不起。自从兆平走后,她就够糟心的,一个女孩子家,哪能承受那么多刺激?其实他的话,尽在不言中。婕舒是个聪明人,揣测洛河对岸定是发生了大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武掏出纸烟,用力划了根火柴,抽起烟来。他是借烟解恨,他恨,他怒,脑子里晃动着那些人影:
      昨天夜里,王家坪有个赤卫队长来找他,只说有急事,要他当夜去一趟王家坪。罗武赶到王家坪,赤卫军指了指:“这是芦仲林他们住的大窑!”罗武跑去一看,门敞着,灯黑着,进门叫几声,没人应。一脚踏进去,地下是乱草。罗武心里一冷,他们住处竟换得这么糟!往炕上一摸,是空的,连个出气的也听不到。罗武慌了,打开手电一看,满地烂草。炕上连块破被子烂袄也找不见,象刚被强盗抢过。发生了什么事?他拉着赤卫军队长问,那赤卫队长说:“几天前,动员百姓到王家坪后山挖了一天坑,第二天就把永宁山民团的人集中过来,锁在这个窑里,门口放了双哨。当天晚上就‘烂包’了。”
      罗武问:“这两天都来了谁?”赤卫军说:“董洪海来过,那个执法队长,朱用心来过。”罗武问:“那女人安秋,和胖子黄本来过没有?”赤卫军说:“没看见,我们这几天都在村上转游,听董洪海和朱用心拉话。说安秋和黄本要赶到关中审要犯。这边的事交给杜康和董洪海了。”
      “听见审问起义民团没有?”
      “董洪海命令我们帮助放游动哨,我们游来游去啥都听见了,看见了,数董洪海的哑喉咙高。他叫着:‘芦仲林!老实坦白,你来干什么?’芦仲林说:‘王兆平叫我们来参加红军!’从这里开始,就热闹了。”
      董洪海问:“你和王兆平啥关系?啥时候勾结上的?”芦仲林说:“老早就认识,我哥跟他们打过游击,牺牲了。王兆平把我当成烈士的兄弟,劝我一定要当红军!”
      “你为啥早不來?三个月以后才跑来?”
      “我信过谣言,说陕北来了个什么人,专门整共产党,将来刘志丹、王兆平都要倒霉,尔刻去当红军是自投罗网。我就带上人跑了!”
      “造谣!你听谁说的?”
      “脚户们说的。他们去荔阳堡赶集,杨家峁的人说,陕北来的人对刘志丹很恶。我们跑出去后,东路的脚户又说,他们路过文安驿,在戏楼下歇脚,听见戏楼上大声小气的喊叫,批评刘志丹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刘志丹还和什么人辩论。百姓说那个满口主义的人是从上边来的,和陕北那个人勾着哩!将来会闹个鸡飞狗跳墙。过去想闹红的人都得吃亏!”
      董洪海叫道:“反革命胚子!人家批评刘志丹,你就心疼?刘志丹是什么人?他是反革命!”
      “算我们投错了门!不该到红军里来!”
      赤卫军队长说:“芦仲林说到这里,董洪海‘叭’一耳光,芦仲林满口流血。朱用心的皮鞭就上去了。芦仲林到底是刚进来,不明白内情,央告说:‘念在我哥份上,留我一条命!’董洪海说:‘我不认得你哥!跟上刘志丹跑的,有啥好东西?’芦仲林一下瘫了,坐在地上哭起来:‘哥呀哥,你打国民党牺牲了,我还以为你光荣哩,谁知你也背了黑锅!”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审罢芦仲林,又审陈保善、陈保学。董洪海说:“你们也是反动民团团丁?”陈保善说:“我们是榆林中学毕业,在永宁山教书,听说刘志丹垮台,我们跟上民团跑了。我爹又写信催着叫回来。要我跟上刘志丹当红军。”
      “你爹和刘志丹啥关系?”
      “刘志丹上小学时,我爹是他的校长。我爹很喜欢刘志丹!”朱用心把陈保善一脚踢倒,抽了几鞭:“都是反革命后代!”陈保学分辩说:“从前没听说刘志丹是反革命,尔刻突然变成反革命,我们咋能知道?我爹还认得王兆平、徐一知、庄凡,都是这边的人。”
      董洪海把近视眼一瞪:“都是反革命!你们说的,都不是我们的人!”陈保学说:“你们是啥人?我们两眼墨黑!”
      董洪海把袖子一捋:“现在对你们明说,我们是上边派的,是真共产党,真红军!刘志丹他们是假共产党,假红军!我们要把他们消灭光!”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赤卫队长说:“董洪海把话说到底,陈保学他们吓得满头出水。陈保学说:‘原来这几年,陕北的白军、民团打了几年,打的是假红军!白费事!也白死了人!要是你们早些来,把刘志丹的人打光,蒋介石也不用费事了!天下竟有这么大的误会!’董洪海的哑喉咙又叫起来:‘我们和蒋介石不是一回事!’陈保学问:‘你们是黑衣军?’本来这是句实话,二十五军穿的都是黑军衣,朱用心的执法队穿的也是黑军衣。百姓也都叫他们‘黑衣军’。可是就因为这句话,陈保学又挨了一顿鞭子、棍棒。同时多少人下手乱打,没有一个能躲开的。一时鬼叫狼嚎。满村百姓都听得一清二楚,真疹人!百姓吓得躲在窑里不敢出来。娃娃一哭:大人把嘴一捂:‘悄悄,不敢哭!小心黑衣军进来!’成了百姓心里的要命鬼。”
      第二天没动静:到夜里,黑灯瞎火的,朱用心指挥着去拉人。拉出一个,数一句:“一、二、三、四、五、六……”拉出去一个,用枪押走一个。到第二十八个,朱用心也不数了,揪起拉上就走。朱用心提着驳壳枪,跟在后边,还吆喝着:“不许说话!谁说话,当场砍脑壳!”
      赤卫队长惨然一停,说:“远处的枪声,整响了二十八响,朱用心又带人回来收拾现场。突然,黑影里有个人,提着裤子跑回来,往窑里钻,朱用心叫道:‘谁?’那人说:‘我是副团总!’朱用心急了:‘你怎么跑了?’那人说:‘我没跑,到茅厕大解去了。’朱用心二话不说,拉到山沟里就砍了。”
      第三次又回来。朱用心把执法队集合起来训话:“杀错人没有?”谁也不敢吭声。他说:“执法队报数!”报完数,才发现少了一个。原来是他们的人,站岗站累了,偷偷挤在民团的大炕角睡死了。最后被提溜走的,正是他们自己人。朱用心只骂了一句“他娘的!”就算了。
      后来就传开了:“要杀二十八个,结果杀了二十九个!”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罗武到大窑里又翻了一回,想找点芦仲林、高景山、陈保学、陈保善的遗物,好向陈定邦老师交代。可是,什么也没翻到。他又请赤卫军队长带路,找到埋人的大坑,罗武捡了块长石,埋在坟头,又用铁锹铲了些草皮,扔在坟上,让它生根保土。他想:总有一天会弄出个黑白,平反昭雪。人家是来革命的,不是来送死的。罗武蹲下哭了一场,又跑到洛河对岸。
      马罗武在荑子沟找上芦仲林住过的窑洞,进去坐了一阵。因为他在这里和大家见过面,叙过永宁山的旧情。人不在了,情怎能舍?在芦仲林睡过的炕上,坐了好大一阵,才趔趔趄趄地走回来,慢吞吞地过了洛河。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7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罗武坐在洛河岸上,从头想到尾。一连抽了三支烟,总有一个小时,没说一句话。
      婕舒闷得把领扣解开:“下场大雨也好,把人心冲涮冲涮,淋个落汤鸡,也舒服些!”
      罗武不经心地吐了一句:“还是不下雨好,下了雨,那些人的尸首就泡烂了,将来家里怎么好认?”
      婕舒一惊:“谁又死了?芦仲林?”罗武说:“不!二十八个,全毁了!加上误杀一个,一共二十九个!”
      婕舒气得搬块石头,往洛河里一扔:“滚他妈的!草菅人命!就这样闹革命?”
      
      (未完待续)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13 11:07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7-8-13 11: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污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江湖探索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渝ICP备13001154号

    GMT+8, 2017-10-20 22:46 , Processed in 0.20482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江湖探索网准予发布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信息交流之方便。

    法律顾问:重庆市十佳专业英才—杰强律师

    协办单位:香港·华夏文化遗产保护和交流中心|乐山市心灵家园|重庆飞虎探险(救援)队

    支持单位:重庆精韬律师事务所|平大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江湖探索—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