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36|回复: 9

[小说] 化 雪 后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11 07:50
  • 签到天数: 199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10-11 14: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胡龙薇
       
        这会儿北京雪刚化没多天,天冷的很。
        女人不是本地的。那个带着又大又旧的登山包的女人,穿着看上去脏兮兮的灰色羽绒服,约莫四十。在这座北京市治下的小县城的公园深处,她面色苍白,孤独地站在风里,像等什么人。
        公园里孩子们奔跑嬉戏,扔扔没化的雪捏成的球。累了她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孩子,看着飞鸟。拿出包里的大瓶水,灌几口。和流浪汉差别在于,她会理好自己的头发,也是身上唯一的光点,那头乌黑的短发。所以这让她看上去不那么像流浪汉。
        她在公园长椅过了些天,每日来晨练的李大爷几乎都能看见她。有时甚至会给她点东西吃。也有人议论,好好的怎么睡在这,不会是有啥毛病吧。
        待了两个星期后,女人终于在湖边洗袜子时自寻短见被人报了警。
        为什么这样说,其实女人一开始是想洗袜子,可她搓啊搓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股脑跳水里去了。
        这下能围观的都来了。有人报警,有人发愣,有人拍照,就是没人救人,大概都嫌水太冷咯。眼看女人快淹死了,人们都在推脱谁去救,幸好这时一个大汉跳了进去把扑腾入水的女人捞上岸。
        警局人少,县城里案子不多,警察没有十分钟就赶到了。从警车下来一位高大的年轻警察,一位大肚子的老警察。
        被救后女人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双手抱臂直哆嗦。她抬头看了眼警察同志,问她话也不吭声。听知情人士李大爷说,她都在这住半个月啦。女人现在的状态是不适合说话,看样子事情不好办,便把她带回了警察局。
        坐在副座的老警察亲切地想和她谈谈话。
        “你不是本地人吧?怎么就想不开了啊?”
        “我很久没接过事情啦”
        “不说话也没关系,待会儿我们去喝杯热茶。”
        “……”
        车继续开,掠过白茫茫冷清的街道。
        女人来到警局。副座老警察招待了她,让她把行李放下,年轻警官稍微提了提,摇摇头。高大男人都嫌重的,这个女人是怎么背动?
        县城的警局不大,褐色木桌上的文件摆了一层,旁边放着带锈的印花水杯。老警察弯眼笑眯眯,意思她坐下。给她切了壶热茶,随意擦了擦头发,脱下羽绒服,拿了毛毯裹着。
        “你从哪来?叫什么?活得好好的,干嘛想不开啊?”他自然扣起十指,慈祥不失威严。
        “曹若……家在凤凰。”
        捧着热腾腾的茶,女人慢慢升起暖气,才说话。
        他喝了口水打量了一番女人。
        他才注意到,女人眼神飘忽,显得茫然,像几天没睡好觉。半干的头发黏黏巴巴,样子加倍憔悴。凤凰?湖南省那个凤凰?老警察有点惊讶,一个人跑来那么远,总不能是为了来睡大长椅再跳湖吧。
       “凤凰?湖南人呀?我老家也是那。跑到这么远的地来做什么?打工?你那背包,是放了几斤秤砣?”发现是老乡,更是来了趣,开玩笑道。歪歪头看着她,随后挺起胸脯一脸严肃,“我姓陈,这的局长。当然,你要有苦衷,尽管说出来。”
        局长笑了笑。
        “我……我来找女儿。她十几年前,失踪了。”
        女人低下头,又抬起。
        “包里……是衣服和日用品,和她小时候最喜欢打的铃铛小鼓。”
        局长沉默了一会。
        “找孩子……多少年了?”
        女人抓抓衣袖,“十二年。”
        断断续续的谈话,老局长不时叹气,瞥向窗外,又叹口气。这十几年不知女人吃了多少苦,甚至招上过骗子。听她说到最远的地方,竟是往内蒙古去了。
        孩子在1990年冬天丢的。女人从兜里拿出一个钱包,取出最隐蔽格的旧照片。照片上的小女孩,脸蛋圆圆扑扑,两条小辫子绑着翘。穿厚棉袄,花棉裤,手里拿着根糖葫芦,谁瞧也觉得可爱。女孩身后那间老屋是家,照片背面写着,唐琦琦,四岁照。女人说,这是孩子丢那天拍的。女人还说,她在家院子里玩沙时被拐的。
        她当时听见,孩子大叫了一声,“妈妈——”。而女人在厨房炒菜,锅油翻滚,抽不开身。再加上想着小孩大概是突然的情绪,她也没理会。
        “可等我端着热腾的汤出去时,孩子……孩子就没了!”
        只有沙地插着的糖葫芦棍。
        女人吓了一跳,汤被摔地七零八落。顾不上那么多,先喊了几声,空空荡荡没有回应,便像疯了般冲出去到处找孩子。
        剩下只有地上落的糖葫芦棍,融进沙地的汤,和碗的碎片。
        陷入回忆的女人说着说着,眼眶红润,却流不下泪。满是自责。睡不好觉加上也没少哭,现在该是没什么力气了。
        “孩子他爸呢?”
        “他爸以为我疯了,不愿意一起来找。我知道他也苦,孩子丢了,他全怪我。很久没联系了。”
        女人苦笑。
        老局长摇摇头,点根烟缓缓吸了口,再拧灭。毕竟作为人民警察的他发誓过戒烟。
       “你为什么去公园?不先来警局?”
       “我四处打听消息,网络也发,几个星期前有个北京号码打电话来,她说可能是我女儿。在那公园见面……我身上的钱只够车费,万一找着孩子,我要带她回家的。”提到孩子,女人眼里闪过一丝希望。
        “再加上人生地不熟,旅馆太贵了。可我等了那么多天。电话没再来过,我这有号码,手机又没话费……”
        接着说起,女人有些慌神。那样失去全部希望一般,大概就是她当时想跳湖的原因。
        “有想过是骗子吗?现在骗人的,手段那是层出不穷。”一直没说话的年轻警察耐不住了,他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虽然最后一次联系比较久,但我再确认一遍地址时打通过一次。”女人急忙摆手道。像不愿接受这听上去才现实的说法。
        可是救命稻草啊!
        “这样,我们替你打个电话。”
        女人感激地点头,拿出叠好,写着电话号码的纸张。
        拨通电话,仿佛连接上了另个方向的生命线。在一声声显得沉重的滴滴音中,老局长盯着女人,摇头打算放下电话时,那头接了。
        女人伸出因为激动而发抖的手,接过电话。
        “喂……?”
        “你好?请问是?”
        女人一时说不清,年轻警察接过了电话。
        “你好,是这样,你是不是联系过一位找孩子的母亲,现在在我们局里。麻烦你来一趟?”
        “哦……?对,因为处理些事没赶到约定的时间,本来想今天去……好的,请等会儿我马上过去!”
        电话那头听到和警察局有关,似乎思考了什么,年轻女孩的声音,有些急切,挂了电话。
        但这下让他们都放心许多:警局里好心的警察,一位坚强的女人。
        女人手里握着旧照片,痴痴看。
        “唐琦琦的母亲,对吗?”
        从外面进来一个披着头发的女孩,清纯可爱。女人闻声反头,征了好一会,才起身。对照片,又姑娘的脸,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的确很像,很像。
        “是,是你对吧!都长这么大了……!”
        女人带着颤声,掩不住欣喜,多年憋在心底的情感一下爆发,热泪盈眶。
    她把照片交给女孩,“这是你小时候,还记得吗……肯定不记得了吧!一转眼就过了这么多年……啊,瞧我这人。”女人太高兴,敲了一把自己脑袋。
        女孩微微笑着脸,说不出的表情,看了照片,背面的名字,动作却出人意料。不是紧紧抱住,倒还顿时跪下,对着她大哭起来。
        老局长和年轻警察一副不解,刚才还在感动的,失散多年的母女相认,不应该啊。女人也不明白意思了,赶忙扶她起来。往木凳上一起坐了。
        女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擦去眼泪,“没错……我记得这个名字,这座老屋,就在梦里。可惜我不是您女儿。”
        女孩的话让他们惊呆了。
        “什么?”
        “心脏病……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四岁那年动了手术。心脏来源,医院那方也说不清。从那以后不时会做噩梦,模糊看见老房子和这个名字……”
        听到这老局长像明白了什么。虽然不太让人相信,但人摆在这。这是连孩子尸体都找不到的器官贩卖案。
        “简直是人性泯灭!”
        老局长不忍心地大叹一声。年轻局长低头握紧了拳。
        女人楞楞的看着她,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心脏……?手术?”
        女人才明白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是靠这颗心脏活到了现在,心脏来源总觉得可疑,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来确定这件事……”女孩声音断断续续,“虽然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我希望能像您女儿那样,我会一直汇款给您,直到这颗心脏停止跳动。
        大家都沉默了。女人默默点了点头。
        第二天女人踏进了火车站。
        老局长不知道还能帮女人什么,揉了揉沉重的眼皮。年轻警察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女孩去送了“母亲”。
        火车渐行渐远。女人红着眼角,鼻子酸酸,痴痴呆呆地透过窗看着仍在对她挥手的女孩,说不出滋味。抱唯一希望来,又是获得了什么,又是扑了场空。知道了不如不知道的真相。脑中满是孩子的笑容。
        只怕是得不到释怀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11 07:50
  • 签到天数: 199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3 20: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是我外甥女写的,请大家支持鼓励。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3:40
  • 签到天数: 254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10-14 14: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雪不冷化雪冷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3:40
  • 签到天数: 254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10-14 14: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袁真飞 发表于 2016-10-13 20:56
    这也是我外甥女写的,请大家支持鼓励。

    赞一个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11 07:50
  • 签到天数: 199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4 15: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游侠兄。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1-25 14:42
  • 签到天数: 93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31 22: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行文很有条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1-25 14:42
  • 签到天数: 93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31 22: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基本也能厘清头绪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1-25 14:42
  • 签到天数: 93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31 22: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脏能记忆似乎差强人意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1-25 14:42
  • 签到天数: 93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10-31 22: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毕竟是小说,一切皆有可能

    赞一个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9-11 07:50
  • 签到天数: 199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14: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之恋 发表于 2016-10-31 22:15
    心脏能记忆似乎差强人意

    再次谢谢江湖兄。
    类似的笔法其实有的小说中也出现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江湖探索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渝ICP备13001154号

    GMT+8, 2019-9-20 10:00 , Processed in 0.35696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江湖探索网准予发布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信息交流之方便。

    法律顾问:重庆市十佳专业英才—杰强律师

    协办单位:香港·华夏文化遗产保护和交流中心|乐山市心灵家园|重庆飞虎探险(救援)队

    支持单位:重庆精韬律师事务所|平大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江湖探索—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