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探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51|回复: 47

[品玩欣赏] 一块不起眼的铜雀台砖瓦砚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4-6-24 06: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农民刘远书 于 2014-6-24 06:41 编辑

    055712cfjn3wbzct2m95f8.jpg

             一块不起眼的铜雀台砖瓦砚


    刘远书

    该砚为古砖瓦制,其规格为19.2×14.4×5cm,长方形的四角带圆,其面微凹而背平,顺着砚面看,呈内圆外方状。表面青灰象铅锡色,陶质硬而坚緻。深圆形如碓窝状的砚堂内,显得坑洼不平,露出一些棵粒状砂子和砂子掉后的小洞,小洞和砂砾缝隙间显出一些微粉状白花,古人称之为锡花。砚池呈双筒望远镜光圈的环形“8”字状,池外刻一圈边线,象一个朝上的扁桃。砚壁圆形的四角上各刻一竖形卷草纹;平底,底面刻有“福寿康宁”“乾隆拾年乙丑造”、“某某禄”。字多漶漫泐灭。
    0607077g70y9fpg4hll979.jpg
    砚的背面有乾隆拾年乙丑(1745)造,右有“福寿康宁”,左有什么什么禄,漫漶不清看不见
    055921hss06rjzehrjwsrc.jpg
    (这种砚背的古锈斑不是上千年的地下岁月是不会起的)
    通体古泽的土花、古锈、浸斑、锡花斑驳累累,历历在目。砚壁上有蒸栗样象古琴上的黄纹,古书上称之为“琴纹”。左面砚壁上还有当时埏埴时垫套麻布印下的方格网状葛麻纹痕迹。这种砖外面极细很光滑,里面的砂砾却大小棵粒不等。这些棵粒在砚堂中再难看都不能用手去抠,抠则其坑会越来越大使之更难看。因当时是为砖瓦而制,无意为砚,后人好其高古而为之。故有“马屎皮面光”之嫌,但其质坚劲。砖本来是高温大火烧制而成,按理其质当燥渴。但因长期在地下埋藏经雨露霜风,土染水浸,其火气早已退尽,因而使之古锈斑驳,冷浸湿润。并且,若将之放在屋内能沾地气的地方,每欲天雨则其面水出,雨未停而天欲晴时,则其水又自先干,有如晴雨表一般。
    060132zz0hyy44y6gh164h.jpg
    这种砚侧面的黄色,明代曹昭的《格古要论》上称为像远处打雷闪电的“雷纹”,又叫“古琴纹”。只有汉代以前的古砖才会有这种现象。
    060259rs9tjvjdlhdszohh.jpg
    这是砚背的水锈,在古砖上长水锈的,必是汉以前之物。
        这种古砖瓦,根据其上述各种显现的纹理和自然物理特征,考出它是东汉末年建安十五年(210年)曹操在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邺镇)所建的铜雀台檐口用以承檐溜特制的专用瓦砖。那么,它又怎样成了砚呢?现根据各代史书的记载,分别录之予以考证说明。

    要证明它是铜雀台瓦砖制的砚,则首先要知道铜雀台的来历。据《辞海》记载:“铜雀台,雀亦作‘爵’。《三国志·魏志·武帝纪》:‘建安十五年冬,作铜爵台’。今河北临漳西南古邺城西北隅,与金虎、冰井二台,合称三台。现台基已大部为漳水所冲毁”。

    为了说明砖瓦的出处,我们再看《辞海》邺城和铜雀台之间的关系介绍:“邺古都邑名,战国魏文侯置县都此。西门豹、史起先后在此引水溉田。汉后为魏郡治所,东汉末年后,又先后为冀州,相州治所。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为魏公,定都于此。曹丕代汉,定都洛阳,邺仍为五都之一。十六国时后赵、前燕、北朝东魏、北齐皆定都于此。自曹操时至北齐,邺长期为河北地区最繁盛富庶的大都市之一。有二城,南北相连,北城曹魏因旧城增筑,东西七里,南北五里,北临漳水,城西北隅自北而南列峙冰井、铜雀、金虎三台;南城筑于东魏初年,东西六里,南北八里六十步。周灭齐,仍为相州魏郡治所。北周大象二年(580年)相州总管尉迟迥起兵讨杨坚,兵败,坚焚毁邺城。千年名都,化为废墟。移州、郡及邺县于南四十五里安阳城,改置灵芝县于故址。隋开皇十年(590年)安阳复旧名,灵芝复名邺县。宋熙宁六年(1073年)省入临漳。近代漳水南移,北城故址已隔在北岸,在今河北临漳西南部邺镇村一带;南城故址仍在漳南。”

    以上是邺城故址的古今历史变迁,现在我们再来看这种砖瓦变砚的历史经过。

    根据明·崔诜《彰德府志》:(注:漳德府,即相州,因邺古属相州,金·明昌三年(1192年)改相州置彰德府)“砚辨云:‘世传邺城古瓦砚,皆曰曹魏铜雀砖砚,皆曰冰井,盖徇名未审其实。魏之宫室焚荡于汲桑之乱(注:即西晋时茌平的农牧民起义,汲桑与石勒率起义军曾在307年攻破邺城是实,当时是否焚烧铜雀台因无明确史载。若是,则比《辞海》在上所述的北周大象二年要早毁270年左右)及燕赵魏齐代兴代毁,宫室且易,况易坏之瓦砾乎。’(笔者按:其实未必,秦汉瓦当今存亦是事实)。《邺中记》曰:北城起邺南城,屋瓦皆以胡桃油油之,光明不藓,筒瓦用在覆,故油其背;版瓦用在仰,故油共面(按:本砚属承檐溜的仰瓦,内面和四侧皆油之,惟背无油,正与此述相合)筒瓦长二尺,阔一尺(按:古今尺度不同)版瓦之长如之,而其阔倍。今得其真者,当油处必有油纹俗曰琴纹;有白花曰锡花。传言当时以黄丹铅锡和泥,积岁久锡花乃见(按:这些经岁月留下的物理现象,都与本砚特征相合),古瓦大者方四尺,上有盘花鸟兽纹,千秋万岁字,其纪年非天保则兴和,盖东魏北齐也。(按:是否有这些纹饰,今此砚面被雕刻成砚堂和砚池,无法核对)又有古砖筒者,花纹年号如砖,内圆外方用承檐溜,此亦可为砚(按:此砚正是内圆外方,砚面内凹,未着刀处的砚岗和上下两额弧形犹存,洽与史载相合)。邺人有言曰:铜雀砚体质细润,而坚如石(按:一点不假,只是细在其面,而内则粗),不费笔而发墨,此古所重者,而今绝无(按:绝无未必,只是太珍罕可遇不可求),盖魏去今千有余年,若此物者,毁碎无存矣,齐砖至今未及千年,村夫剖土求之聚众愈年不得(按:邺城已时变境迁,无历史地理知识的平民怎么能在异地找到当年的故物)。邺民乃伪造以绐(dai欺骗)远方’。王荆公(安石)诗曰:‘吹尽西陵歌舞尘,当时屋瓦始称珍。甄陶往往成今古,尚託虚名动世人’。宋刺史李琮尝言,‘元丰初于丹阳邵不疑家,得唐丙申岁元次山(结)家藏邺城古砖砚,背有花纹及万岁字,与《邺中记》合’。又曰:‘大魏兴和二年造(按:此瓦已比铜雀台瓦迟了330年,亦算很名贵了)则唐贤所珍,已出于南城矣’。唐丙申乃天宝末年,至李时二百余岁(实际322年),而砚可用如新,伪瓦之质燥,用之不能久,火力胜也。夫甄陶之物,土以为质,水以和之,必得火而后成,火力方胜则暵而水绝,虽有黄丹铅锡,焉能润泽哉。惟古瓦与砖,没地中数百年,感霜雪风雨之润既久,火力已绝,复受水气,所以含蓄润泽,而资水发墨者也。”
    060029tyce5ypp9y5p1f99.jpg
    (砚侧面这种成铅锡的灰白色,古人称之为“锡花”,在曹操墓发现的古砖也有这种色)

    另清·陈梦雷和蒋廷锡他们所编的《古今图书集成·字学典·第一百五十八卷·砚部纪事一》中记载:“相州魏武故都所筑铜雀台,其瓦初用黄丹铅锡杂胡桃油捣治火之,取其不渗,雨过即干耳,后人于其故基掘地得之,镌以为砚,虽易得墨,而终乏温润,好事者但取其高古也。下有金锡纹为真(按:金即雷纹,锡为白花即锡花)受水处常恐为沙粒所隔,去之则便成沙眼,至难得平莹者。盖初无意为砚,而不加澄滤”。(按:今此砚上的所有特征,都被几百前的权威论述早已解释清楚)。

    又清·朱栋《砚小史》卷二中阐述铜雀台瓦所录《文房四谱》载:“魏铜雀台遗址,人多法其古,琢砚甚工,储水数日不燥,世传云:昔人制此,俾陶人澄泥以葛布滤过加胡桃油埏埴之,故与他瓦异。(埏埴:以粘质的陶土放入模具中压制陶器。按:本砚左侧当时埏埴时葛布留下的网纹清晰可见,看来古人所述确实不假)。

    《晁氏客录》:“铜雀瓦砚有三:锡花、雷布、鲜疵是也。风雨雕镌不可伪”。(按:每样都与此砚所显的物理特征相合)。

    由此可知,只有铜雀台的瓦才上过胡桃油,只有上过胡桃油的瓦经地下埋藏几百甚至千多年的时间才能显示这种物理特征,因此证明此砚是出自铜雀台承檐溜的砖瓦无疑。

    从各代历史记载看,凡生前拥有铜雀台瓦砚的文人,诸如宋代的米芾、苏轼、王安石;元代的赵孟頫、项元卞、柯九思,明代的严嵩、文徵明,他们无一不是历史名人,真是名砚育名人。宝物之出自必有时,宝砚之得亦应有命,不是谁都能强求得了的。这些瓦砾在当初焚毁之时,并不值价,凡物多轻于当时而重于后世。因铜雀台名声之大,再加上它确实与其它任何瓦有异,所以到了唐代就很名贵而极重了。南宋时的高似孙曾以数十金得邺台半砖,清朱二垞曾以白金十金购之。乾隆皇帝《西清砚谱》第一卷中收有铜雀台砚六方(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但这些都是瓦,而不是承檐的溜。溜与檐口的瓦当同量。当时,一座铜雀台的版瓦和筒瓦(即沟瓦和盖瓦)总数加起可能有成千上万,而瓦当和溜可能就只有几十或几百,它比那些珍贵的瓦来讲,不知又要少多少倍。要不是《古今图书集成》中有崔诜记铜雀台瓦“又有砖筒者花纹年号如砖,内圆外方,用以承檐溜,亦可为砚”的史载,此砚就不会被我考出而永遭湮没了,从各种资料的综合看,这种承溜砖砚,只有史料记载而无实物留存,因此,它可能还是当今存世的唯一绝品。

    从砚背所刻“福寿康宁”“乾隆拾年乙丑(1745年)造”看,也与吴战垒《鉴识古砚》中所说:“乾隆时期,金石考古学的兴起,砚上题名之风大盛,仿古及古砖琢制的砚也多见于此”的中国历史相符合。从砚的制作风格看,此应为当时的中下层士大夫在民间发现了这块古砖后,将之刻为砚的。他们只知道这是古砖,绝对想不到这就是千多年来上层人物向往已久的比铜雀台瓦都还要珍贵得多的铜雀台用以承檐溜的瓦,只不过它雕成砚后,也确实适用罢了。到了道光末年,此砚被四川省永川籍人当时任福建平和知县,后升淡水同知,又再晋台湾知府加道台衔的黄开基收藏,黄开基传其子黄保元,保元传秉江,秉江传大潮,大潮传振鹤(字鸣皋),我从黄鸣皋手中以50元购得,当时他已八十多岁,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查了大量的资料才将它考出,其中辛酸只自知。惟感欣慰的是,我没有辜负此砚的知遇之恩。

    060343sg08665vgk0vhbvs.jpg
    0558339a0seedv93j0eejy.jp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07: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这个看似很普通的砖瓦砚,其文化底蕴很深,我用了10年的时间查阅大量的资料才把它考证出来.如果没有下狠苦功夫去研究它就绝对不会体现出它的文物价值出来。它是道光末年的台湾知府黄开基之物,我在他的曾孙黄鸣皋手中收到的。当初收到时,根本没有想到它有如此深远的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考古价值。此砚考证出来后,得到专门研究古秦汉砖瓦的专家认可。并对此文的考究相当诚服.
    065226nb0q9z70ccq329kz.jpg
    这是永川区为纪念台湾知府黄开基,在他的老家为他塑的像.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22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4-6-24 09: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枚貌似不起眼的尤物,在楼主手中,并经花费精力把玩,梳理出如此众多信息,令人叹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0: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侠 发表于 2014-6-24 09:39
    一枚貌似不起眼的尤物,在楼主手中,并经花费精力把玩,梳理出如此众多信息,令人叹服

    这就是收藏能考验人的奥秘所在。任何看似普通的事物,只要你把它研究透,普通就会成为不普通。但前提是事物自身要有价值,否则也是枉然。
  • TA的每日心情

    2017-3-29 19:46
  • 签到天数: 50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4-6-24 10: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楼主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多精力啊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5-6 20:27
  • 签到天数: 109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4-6-24 10: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研究精神值得敬佩,但是是否是真的曹操的建筑之构件则需要审慎对待,必须有真正的确切实物做对证才是考古者的治学精神。不能拿理论对着实物应凑,这个不太靠谱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5-6 20:27
  • 签到天数: 109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4-6-24 10: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砚台的雕工不是很好。略显粗糙。但有年号记载甚是可喜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5-6 20:27
  • 签到天数: 109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4-6-24 10: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说的皮壳颜色锈斑花纹等以为是千年以上的包浆,但是这个砚台明明是乾隆年间的雕刻,难道当时外壳没有磨掉吗?此点请解疑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5-6 20:27
  • 签到天数: 109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4-6-24 10: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楼主,黄健翔有无对你的藏品感兴趣,要高价回购祖先的东西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5-6 20:27
  • 签到天数: 109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4-6-24 10: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是不错的收藏品,无论是什么材质的我都喜欢,感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22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4-6-24 11: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空不色 发表于 2014-6-24 10:48
    楼主的研究精神值得敬佩,但是是否是真的曹操的建筑之构件则需要审慎对待,必须有真正的确切实物做对证才是 ...

    我也有这样的建议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5-29 14:18
  • 签到天数: 42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4-6-24 14: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学一门,精一门。向老师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58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4-6-24 15: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慧眼识宝啊!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5: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钰 发表于 2014-6-24 10:46
    是的,楼主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多精力啊

    我认为,只要把它考证出来让社会和历史服,精力费得再多也是值得的,须知,我也从中获得了知识,社会和我都是双赢啦。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5: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空不色 发表于 2014-6-24 10:53
    楼主说的皮壳颜色锈斑花纹等以为是千年以上的包浆,但是这个砚台明明是乾隆年间的雕刻,难道当时外壳没有磨 ...

    包浆在刀刻的地方会失掉,没有雕刻的地方,由于年代久远,这包浆用一般的刀都戳不进。我在上面刻的字,都是用很锋利坚硬的工具钢慢慢过磨才刻起的。它比一般的硬石硬得多。这承檐溜的砖瓦是汉代的,用它来加工成砚是乾隆时期后制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5: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的木棉花 发表于 2014-6-24 15:11
    慧眼识宝啊!

    我事先也还是不知道它有这么高的价值啊!后来由于这方面的史料见得多,才去考证研究它的。正所谓宝物有灵,这是上天的赐予,也不是我有什么慧眼不慧眼,不辱使命就是自己对苍天和历史回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5: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梵 发表于 2014-6-24 14:54
    真是学一门,精一门。向老师学习

    都是网友,哪有什么老师不老师的。至于学一门精一门倒不能这么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特点,做什么事只要认真,其效果就不一样。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6: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空不色 发表于 2014-6-24 10:51
    砚台的雕工不是很好。略显粗糙。但有年号记载甚是可喜

    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好处和坏处。首先,原来制这个砚的人,他只知道这是古砖,根本不知道它的历史形成来历和那些相关的历史知识。二、从两边的刻制工艺看,他也想在上面雕刻工艺,可这不是普通的砖,它太硬了,雕刻细小的纹饰一般的工具硬度根本拿它不动。三、当时这是一般中下层的人士所用,大多能做个力所能及就不错了。四、幸好没有进行繁复的多加工,如果把上面那些雷纹、琴纹、麻布纹、锡斑、土锈、金锡纹被加工去掉了,就绝对不会去与历史记载的铜雀台瓦相联系来结合考证。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91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4-6-24 16: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叙述砚台身世,见解独到,学习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1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6-24 16: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空不色 发表于 2014-6-24 10:57
    请问楼主,黄健翔有无对你的藏品感兴趣,要高价回购祖先的东西

    黄家不要说回购,他父亲听我说他们黄家的历史就心酸,他们祖上的好多宝贝在解放时都被无知者毁灭,当时从一个楼阁里面抱出来在院坝中焚烧的一大堆古字画,后来文革中又从屋梁的大木中发现藏的12张圣旨(发现时叫它变天账)也被烧,很多古籍善本被毁,还不要说房屋田产被分光人被赶出,有的被逼死,在家守业的都难逃厄运,只有在外做事的才躲过劫难。他们想到黄家遭遇的惨状,根本看都怕看,只有黄健翔不知解放时的惨状才来看了这些东西,老一辈都怕睹物思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江湖探索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渝ICP备13001154号

    GMT+8, 2017-8-16 23:06 , Processed in 0.22091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